2021年6月14日

md0053麻豆传媒

燃烧的烟头在飞舞,撞在刀身上脱落一片烟丝与火星。

撕心裂肺的怒吼在空中回荡,交错的人影在伺机而动。

一柄狂舞的大刀穿过一道道残影,追逐着张天流的本体而去。

“嘡!”

刀身一震,挥刀的武修惊骇的看着一只紫金手掌夹住了他的刀刃。

以为是残影的他,并没有动用多少力气,等接触到真身时已经晚了。

在刀刃被张天流抓住一刻,腹部同时被张天流一脚踢中。

武修倒飞而出,一连撞翻了三个同门,消失在人群外围。

张天流握住霸屠刀,手掌抹过,一大片符语印烙在刀身,刹那间,刀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,被张天流挥舞出道道火红匹练,与霸绝盟弟子的霸屠刀猛烈的碰撞,火红霸屠刀溅射出的火星浇打在霸绝盟弟子的护身罡气上,没人去理会如附骨之蛆的铁浆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张天流。

即使身处包围,天上地下,四面八方是霸绝盟弟子,他们的拳劲,刀光,无死角的招呼而来,张天流依然游刃有余。

一刀在手,以强大的身体素质抵挡了所有的攻势,每一击打在他的刀身上都带起大片火星。

霸绝盟的弟子攻击更加猛烈,这是一次机会,只要不给张天流再次近身的时机,就能通过凶猛的攻势将他淹没。

精灵公主

四溅的火星不过是普通的铁水,对凡人拥有致命威胁,对有护身罡气的武道修士,没有半分效果。

不仅霸绝盟如此认为,所有观战修士都是这样想,连王乞都搞不懂,贱人干嘛要这样打?不用刀,始终保持跟霸绝盟近身战,这群莽夫早晚被耗空。

现在好了,有刀在手,反而成为了累赘。

这样的想法,直到张天流手中被溶解了大半的霸屠刀出现一层符文后,旁人才意识到了不对劲!

刀身上的符文层,宛如张天流的符遁,与之不同的是,符遁看起来就是一个半透明的光蛋,上面布满了旋转的符文,而在火红霸屠刀上的符文层,是一列列符文围绕着霸屠刀旋转,每一枚符文呈现银色火焰之光!

随着张天流手中刀身一震,刹那风云变色,刀身上的符文层绽放而开,顷刻笼罩所有霸绝盟弟子,符文与符文之间,与星火之间,与冷却的铁浆之间,与风云变色的天地之间,和霸绝盟弟子本身之间,都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。

而偏在这个时候,张天流挥手火凤符语展现在霸屠刀上,与之前不同的,它没有威慑众人,却让它们所处的符文空间里气温陡然攀升。

“风云际会!难道是雷?”杨藻眉头一皱,看了眼下方城中早就逃跑出这片区域的凡人,便不再理会。

张天流这一手很不简单,如果杨藻没看错,他在造雷!

这种雷不是掌心雷,也不是雷系术法,而是自然之力的雷电。

“不好!”霸绝盟管事意识到了什么,正要提醒,却为时已晚!

“轰……”

一道天雷降下,虽声势不大,可再小它也是天雷,不是掌心雷。

天雷可怕,却不足以击杀所有霸绝盟弟子,能劈死一两人已经很可观,但这是正常情况下,而天雷降下前,张天流的准备工作可不少!

天雷不过是激活符文空间的引线,符文空间才是炸弹!

张天流命名为:符语-雷狱。

“再见。”张天流掏出烟的同时,身被一层冰笼罩,在一群霸绝盟弟子挥刀狂劈下,居然还能不断加厚,体积越来越大,在符文空间高温环境里,蒸腾出一大片水蒸气。

怒火冲昏头脑的霸绝盟弟子反应过来时,天雷已经到了头顶!

轰隆一声巨响,直接劈中符文空间的天雷点亮了整个空间,形成一个巨大的球形闪电,把整个陇京城内外都渲染出一片银辉。

多余的力量从球形闪电中溢出,一道道电弧击打在城中,那在城里观战的修士吓得一哄而散,怒骂不休。

好在,这场浩劫过去得很快,仅仅三秒,巨大的球形闪电就消失了,一大片不知死活的焦黑的人影从空中坠落,只留下正在溃散的冰块。

修士们震惊目光中,层层瓦解的冰块散落出大片的冰晶飘向远空,一路冷却了附近空间,化为朵朵雪花落在了陇京城外,难得一见的六月飞雪啊!

“让你们别玩了,造孽。”张天流吐口烟,再看向萧姝道:“能放人了吗?我时间宝贵,不想浪费你身上。”

萧姝却在瞬间消失,下一刻,一柄刀从张天流耳旁穿过。

不过萧姝故意吓唬,是被张天流给闪了。

顺手的,张天流手指从萧姝的刀身上一抹,符语-重力。

萧姝眉头一皱,准备好的攻击居然被重力给延迟了。

“哎呦呦,好险。”张天流趁机远离了这丫。

看着跟她连成一体的刀,也可以说是萧姝的手变成的刀,张天流笑道:“你能变刺猬我也信。”

萧姝刚才正准备变刺猬,把张天流扎成马蜂窝。

可是张天流先一步识破,通过符语-重力化解了她的攻势。

如果她用的是普通的刀,只会感觉到刀身一重,但这刀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就另当别论了,她的身体被重力一压,发动的能力无法控制的延迟,给张天流脱身时机。

萧姝抹掉刀上的符语,脚尖在虚空一点,瞬间出现在张天流近前。

“好快!”王乞狠狠一啃瓜。

早有准备的张天流没给她机会,先一步向后一撤,留个流影给萧姝劈一刀。

这一刀是劈在了流影上,但后撤到二十丈外的张天流,胳膊连带着衣袖居然莫名其妙的被划破了!

连强大的适者防御体质都没反应过来,事后才在胳膊上结了一层薄冰,也算把伤口封死,调动净灵真气飞快修复。

“什么情况?”王乞一脸吃惊咀嚼着瓜。

别说他,很多七八境的修士都没发现,只有对萧姝熟悉的人才知道一二,讲解道:“此乃萧姝能力之一,其刀风似乎可以穿越到另一个空间,再穿越回来,因此我等是看不到的。”

“我靠,次元斩啊!”王乞惊道。

“次元斩?这是什么斩?”边上的修士好奇询问。

“呃……就是隔空攻击嘛,具体的我也不清楚。”王乞哪懂解释什么。

“且慢。”与此同时,张天流突然出声阻止准备冲来的萧姝。

“知道错了?”

“自知不敌啦?”

众人顿时感到失望。

一场好戏就此落幕,难免可惜。

修者岁月,可是很无聊的啊!

怎料,张天流又道:“我这身衣服跟了我多年,等着功成身退时好好珍藏的,别给我毁了,稍等。”

张天流忙不迭的脱掉上衣,露出让女人都嫉妒的白净身体。

“神经病。”萧姝准备攻击,可张天流却抓住裤头往下一撸,傻了!

在场的都傻了!

只剩下一条裤衩的张天流,把衣服裤子叠好,顷刻间消失在他掌上,然后身上凭空多出一套衣裤,是一件乌云纹黑袍。

一个修士眼见此景,忍不住道:“多宝男雾里散人,要动真格的了!”